🧀

" ̶s̶a̶d̶,̶ ̶b̶r̶o̶k̶e̶n̶,̶ ̶d̶e̶f̶e̶a̶t̶e̶d̶,̶̶c̶r̶u̶s̶h̶e̶d̶,̶ ̶l̶o̶n̶e̶l̶y̶,̶ ̶f̶a̶l̶l̶i̶n̶g̶ ̶a̶p̶a̶r̶t̶ 
i'm fine"

无题

“今天晚上要留下來嗎?”亞瑟問。


“隨你吧。”弗朗西斯說。他現在正坐在沙發上看書,回答的時候連頭都沒有抬起來。


亞瑟有一點失望。他已經好久沒有聽過弗朗西斯好好地回答問題了。剛開始在一起時還沒有像這樣過分,但是時間久了之後,對於亞瑟問的各種問題,弗朗西斯的回答,歸納起來隻有三種——“隨便”,“隨你”,“無所謂”。


聽了太多次這樣的回答,亞瑟已經不知道,弗朗西斯的真正想法是什麼了。他的問題弗朗西斯有沒有真正地思考,甚至說,有沒有在聽呢。亞瑟覺得,這樣的弗朗西斯越來越冷漠,好像他的事情對他來說都無關緊要。他甚至都不敢確定,現在的弗朗西斯,到底是不是喜歡著自己呢。“我在他心裏,還有沒有那樣的一點位置呢?”亞瑟最近經常這樣想。


“那就分開吧。”亞瑟說。


弗朗西斯終於從書頁間抬起頭,安靜地看著他。


說,說呀,說隨你。


那天是  校园祭  我和本田菊都玩得挺晚  好像到晚上七点多  我们两个碰上  打算一起回去

我们一起往出口走  然后在出口  碰到了王耀  王耀一直在那里等他  说要接本田菊回去  然后  不知道怎么  他们就吵起来了  那个时候的本田菊  在我看来有点可怕  是我从来没见过的样子  期间  王耀拽住了本田菊的手  被对方甩开了

我在一边  晕晕的  也没听清他们吵了什么

最后  王耀像往常一样  气得快要哭起来  旁边的几个人带他离开了

后来  乘电车回去的时候  本田菊坐在我的旁边  外面开始下雨  过了一会  本田菊竟然也哭了  哭得好伤心  鼻涕眼泪抹的满袖子都是  一边哭  一边说着什么  说  他好喜欢王耀  之类的

忽然  我觉得  我对这家伙除了讨厌之外  还有点  可怜他呢

 

【露中】-relife

*参考自 relife 重返十七岁

*ooc可能

*bug一堆……真的,但已经不想再改了

*是耀耀在生日宴会的晚上穿越到十年前重新体验高中生活顺便谈个恋爱的故事呀♥

-

“如果,我说如果,能把十年前的生活重新来过,你会怎么做?”

-

+++
他和他又在这个时候相遇了。

他们现在正坐在高二五班的教室里面,作为班里唯一的两个男生,他们的座位被安排在一起。王耀知道,在那个老师去门外和主任说话的那一小段时间里,他会转过头来,然后压低了声音和他打招呼。

“我叫伊万·å¸ƒæ‹‰é‡‘斯基。”他压低了声音笑着对他说。

“我叫王耀。”

回复他的时候,王耀发现十年前的伊万头发乱糟糟的,笑的时候一双眼睛都眯起来,像只北极熊。

-

那天是十月八号,他刚过完生日——按王耀的话说,他过生日要让全国人民一起庆祝七天。

十月之后是十一月,十一月之后十二月,十二月之后是一月。

高中是没有寒假的。考完期末考试,学校加课加到二十九。那天放学的时候,趁大家都在收拾东西没有离开教室,同班的艾米莉忽然提出:一起去看烟花表演吧。

王耀拉着伊万第一个举手同意,所有人的意见从来没有这么一致过。自己班加上外班的,浩浩荡荡组织了十来个人。

到那里的时候,距离表演开始还有一段时间。不过已经聚集很多人了。周围都是小商小贩的推车,卖吃卖喝的什么都有。

不知道是谁先去买了第一瓶酒,反正王耀过去的时候大家都已经喝在一起了。同行的亚瑟柯克兰说自己不会喝酒喝的很少,倒是艾米莉一直笑呵呵地劝他。

王耀不喜欢喝酒,一直在和旁边的人聊天。忽然有人拍了他的肩膀让他往哪一边看,然后他就听见那人指的方向爆发出了像是爆炸一样的欢呼声。

是艾米莉。艾米莉在看亚瑟吹了几瓶之后,忽然捧起他的脸,看着他的眼睛说:  亚瑟,你喜欢我吗?

周围人都在起哄,搞得王耀最后也不知道亚瑟最后回答了什么。但是,他用余光发现,在他拍着亚瑟的肩膀说兄弟你可以啊的时候,伊万一直在看他。

这时烟花就放起来了,真的很应景。

人都聚到了场地中心。烟花在头顶炸开,火星稀稀疏疏窜向四周,旋即又消失。

伊万说,看烟花是一个很寂寞的姿势,即便是很多人一起做。

回去的时候已经十二点还多了。亚瑟喝多了靠在艾米莉肩上,嘴里还不知道嘟囔着什么。艾米莉抱怨着他身上的酒气,脸上却是抑制不住的笑容。

艾米莉说,今天好开心。

王耀说,明年也一起来看吧。

说完王耀才想起来,他和他们,已经没有明年了。

但是王耀也没再说什么。

他直到现在还记得,刚才在最华丽的一朵烟花升起的时候,伊万在栏杆下面偷偷牵住了他的手。

-

今天是九月三十日。

“我到家了。”在昏黄的路灯下面,王耀回过头对伊万说。

“书差不多该给我了吧。”

“啊,好。”

伊万把那一袋子书递到王耀手上,王耀瞬间感觉到右臂一下子堕了下去。他看见伊万手上被袋子勒出的红印。

“那么,再见了。”

“嗯。”

“月考加油。”

说完伊万就向反方向走了。王耀也想转头离开,但是他没有。身体不受控制了,他就站在那里看着伊万的背影。

他看见伊万走在夜色里,背着书包穿着校服就像往常放学一样。然而每走一步,就会离王耀远一点,再远一点。

胸口产生了像是被钝器击中似的痛感。痛得他眼眶发酸。

然而似乎是发现王耀没有动,伊万在走了几步之后停住了。

“在干什么呢你。”伊万很大声地喊。

“……”

王耀才回过神来,一瞬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那个…”

“那个,我还没和你说再见呢。”

“啊?”似乎没料到是这样的回答,伊万愣了一下,然后无奈地笑了,“你真执着啊。”

“那么,再见了。”

“再见。”

“嗯。”

伊万再次转身,但是王耀还是没有动。

已经下定决心了。

不能这样回去,一定要和他说点什么,不能让他就这样走了。

王耀看着伊万的背影。如果他再走下去的话,就会和他越来越远,身影就会变得越来越小,最后一点点融进黑色的天空里,然后他就再也看不见他了。

不行。

王耀觉得心脏都要从胸口里跳出来了。

已经下定决心要和你说的。

虽然有可能很突兀,也让你一头雾水,但是没关系。

反正以后我再也不会知道了。

“伊万!”

一秒钟后,伊万再次停了下来,回头看着他。

王耀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声音。他在看到伊万眼睛的一瞬间失声了——就像刚才一样。

酝酿好的话语和三分钟的决心堵在一起,像横在嗓子里的一根鱼刺。

短暂的沉默。

王耀以为伊万也会像刚才一样,抱怨两句然后各自转头。

但是伊万没有。

他抬起头,发现伊万正安静地看着他。

“那个,王耀,”伊万说。

他停住了,好像在斟酌接下来的一字一句。

“王耀,你……”

“我……”

“我知道,”伊万忽然笑了,“明天是你生日对吧,和我直说就好了用不着这样啊。”

“过生日竟然要全国人民一起庆祝七天,真是幸运啊。”

“放心吧我是绝对忘不了的,对了还要给你准备生日礼物呢。”

“啊啊,那就十一过后再给你吧。”

说完这些,伊万好像确认自己说的话似的点了点头,然后就自顾自地走了,也没有向王耀道别。

留下王耀一个人在背后苦笑,也许他们之间从来都没有命运的红线相连。他在原地站了一会,也离开了这里。

-

今天是十月八日。

虽然对他来说只是过了一周,但现在王耀已经站在十年后的校门前了。

在这一周他一点也没有休息,先是给那个七天一天也不放假的公司递了辞呈,然后千方百计地,各方面都做了努力,再一次来到了这所学校门前。

王耀有点窒息的感觉。

有些地方你不敢来,不是因为这个地方怎么样,而是因为你不敢面对这里曾经的一些事情罢了。

王耀在教学楼里走,上到三楼,他突然想去他以前的教室看看,然而看着班牌找了半天,没有。过了一会,他才反应过来,从前的高三五班现在挂着高二十三班的牌子。好巧不巧,他在往教室里看他和伊万的座位的时候,窗帘刚好被风吹起来,把两张桌子都罩在其中。

然后他才由另一位老师带着往目的地走去。其实根本不用人带,这一切都太熟悉了,教师办公室的位置,他闭着眼睛,身体都能记得在哪转弯。

由于十月九号才开学,办公室里只有五六个人。那位老师带他走到一张桌子跟前,告诉他这里以后就是他的位置,然后就转身离开了。

王耀把包放在椅子上,开始把自己的东西一件一件地往桌面上摆。

一切都收拾好了之后,王耀长出一口气,坐在椅子上看向窗外还没来得及感慨,旁边就有人递给他什么东西。

王耀挺意外,心想我还什么人都没认识呢。他看了一眼递过来的东西,是个小礼盒,虽然看起来还没人动过,但是包装纸已经泛黄,应该是有年头的东西了。

王耀的心忽然一震,然后剧烈地跳动起来,这才想起来看面前的人。

对上视线的那一刻王耀险些失声叫出来,但是喉咙不知为何突然哽住了,他无法发出任何声音。

“生日快乐。”

-

听他说这话的时候,王耀觉得十年后的伊万也是头发乱糟糟的,笑的时候一双眼睛都眯起来,像只北极熊。

记得一次Francis和老王吵架,给老王气得不行说吃完饭就离婚。晚上老王做饭的时候让Francis下楼买酱油,Fran买了瓶醋上来。过一会又让他买味精,Fran给买了包盐。老王气得大骂你是不是废物这点东西都买不明白。

然后Francis就一把给老王抱在怀里说:“宝贝你看我连这点东西都买不明白,没了你我可怎么活呀”

置顶

×文笔幼儿园的文脚
×只吃APH注意

【独伊】天底下最幸福的人

*超绝ooc

-

“费里西安诺 · 瓦尔加斯永远喜欢路德维希 · 贝什米特。”

-

+++
很久很久以前,两个国家之间爆发了战争。

一开始敌军势如破竹,大批的难民涌入王都,粮食供给很快成了问题。中央无计可施,只得将难民武装起来,送往前线。

被送去的民兵大多都是年轻男性,路德维希·è´ä»€ç±³ç‰¹å°±æ˜¯å…¶ä¸­ä¹‹ä¸€ã€‚路德维希没有父母,也没有其他的亲人,只是靠自己的一双手活到了现在。在边疆他遇到了和自己身世相同的费里西安诺·ç“¦å°”加斯。他和他住在一个帐篷,也正因如此,两人走得比和其他人更近些。在与费里西安诺的相处过程中,路德维希了解到费里西安诺所经历的事情比他还要残酷得多。这让他很惊奇,也很敬佩。因为他曾经以为,经历过这些的人没有不会变得像自己那样敏感而沉默的。而费里西安诺却完全相反。

费里西安诺的单纯与善良深深吸引着路德维希。终于在一场恶战之后,幸运活下来的路德维希带着大难不死的强烈喜悦,对费里西安诺表露了心迹。

路德维希不会说什么漂亮话,但是让费里西安诺愣了半天最后竟然哭了起来。费里西安诺在他面前支支吾吾了好长时间,长到路德维希以为自己失言了。

“太好了…”费里西安诺又哭又笑,但路德维希终于听清他说的话了,“我也是…”

这场战役扭转了战局,接下来是敌军的节节败退。周围的几个老兵都说,国家今年应该不会再派兵来这边了。然而最近又有一批人来到了这里,说他们是最后一批。

就在当天晚上,费里西安诺就被那一批人给带走了。

事实上也不是被带走,路德维希当时想拼命制止,但是费里西安诺用手捂住了他的嘴巴:“别出太大声音,亲爱的……我得跟他们走了……不用担心我,一定没事……”

最后的最后,费里西安诺第一次主动亲了他。

“再见。我永远爱你。”

后来路德维希一直到战争结束都没见到费里西安诺。

他到处打探,但是不要说费里西安诺的行踪,连听说过这个名字的人都屈指可数。

又过了好些日子,镇上的女孩都开始谈论一件事:在那个之前与他们交战过的国家,有位风流倜傥的王子。据说王子不仅才华横溢,而且骁勇善战,还曾经参与过之前的那场战争。许多女孩都对王子一见倾心……

路德维希一向对这种桃色新闻不感兴趣,但最近,他无意从那些女孩的口中听到了王子的名字。

于是路德维希踏上了通往那个国家的道路。他为了打点皇宫里的人几乎花光了身上所有的财物,终于来到了费里西安诺面前。

可他不知道,就在前一天,费里西安诺还在殿后的花园里,捧着一位女孩的脸,用路德维希从未听过的温柔语调说:“哦,我亲爱的,你真漂亮。”

-

他差一点就答应他了。

但他没有办法。那天晚上,那些人对他说,希望他能够成为祖国的功臣,和外面早就埋伏好的军队里应外合。

他拒绝了,代价是必须和那些人回去。“因为你很有可能会是这个国家唯一一个有皇族血统的人了。”他们说。

那些人的想法应验了一半。他失去了他所有的兄弟姐妹,除了他,就只有有那个苍老的国王活了下来。

为了国家,他必须尽到延续血脉的责任。国王对他说。

于是费里西安诺开始和各种皇族贵族的女孩交往,只要她们生下男孩,就算任务完成。向来不会拒绝别人的费里西安诺接受了这份责任。这几年,他就是这样浑浑噩噩地过着他乱七八糟的生活。

于是他盯着面前男人的脸,哈哈大笑起来。

“那个单纯善良的费里西安诺早就不存在了,贝什米特。”

后来费里西安诺不止一次想起这个场景。那些尖酸甚至刻薄的话,真的是他说的么?不过,他倒是很感谢那时候的自己。

-

路德维希离开的时候是在傍晚,他迎着夕阳走去,费里西安诺望着他的背影,觉得他好像要走到落日中去。

-

“愿你成为天底下最幸福的人。”他说。

“我永远爱你。”

FIN


不发出来难受的沙雕对话
有自知之明的我发了图片emm

【极东】神仙王耀 在线画画

*神仙耀 与 美术生菊
*参考自 神仙画画 扶他柠檬茶

+++

本田菊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美术生

有天  本田菊因为前几天熬夜  在课上困得要死  结果头撞到面前的静物  然后  不知道是不是由于睡眠中断还是因为头被撞了  大脑不在状态  怎么画都画不好  倒是不小心把炭笔弄断了  没办法只能向同学借  碰巧的是周围所有的同学都没有多余的笔了  课后  老师看着本田菊用炭笔头画的静物  当着全班的面点名批评

一天过后  本田菊身心俱疲  回到家  拿手机刷微博的时候  发现微博上有个叫  光耀千秋  的大大发图  图可以说是爆炸好看  好看到洗涤了本田菊疲惫的心灵  本田菊两眼放光  立刻转发关注  还在下方评论  “神仙画画!”

光耀千秋每天晚上都会发图  本田菊每天晚上回到家  第一件事就是拿出手机  看光耀千秋的微博  等着他发图  然后第一个在下方评论  “神仙画画!”

开头的几天特别开心  时间一久  本田菊就感觉有点不安  因为不光他一个人评论神仙画画  底下还有好几百人也评论神仙画画  本田菊就想  光耀千秋总看这一句话  会不会感觉有点无聊  甚至认为粉丝们在敷衍

但是没有办法  本田菊平时也不怎么和别人说话  嘴特别笨  想不出来什么别的话来夸大大  只能每天继续抢沙发  评论  “神仙画画!”

后来  本田菊也不评论了  只是默默地转

忽然有一天  光耀千秋再也不发图片了

本田菊一开始想  可能最近大大很忙吧  可是一连等了三天  大大也没传图上来  本田菊这下可坐不住啦  就开始天天给光耀千秋发私信

-

“大大是不是最近有什么事呀”

-

“大大最近心情不好吗”

-

“大大真是不好意思,我是不是有点吵啊…不过最近大大有什么烦恼可以告诉我哦”

-
……

然而就算发了  光耀千秋也不会回复  本田菊也不知道自己为啥这么有毅力  就这样连续发了一年

有天  他终于收到了光耀千秋的回复

-

“我没事,只是出差”

-

“啊,大大终于回复我了,真是特别开心”

-

“那个,冒昧问一下,大大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呢,出差一年也是蛮辛苦的”

-

“神仙”

-

“啊?”

-

“我是神仙”

本田菊有点懵  心想这人被夸久了也是可以变神仙的么

-

“啊,不愧是神仙啊,画出来的画都这么好看,真的是神仙画画”

-

“神仙画画倒是没错,不过这可真都是我一笔笔画的,你可别以为是用手一点纸上就出画的啊”

-

“啊,对不起大大,我没这么想”

-

“对不起啥,我也不是多厉害的神仙,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能力。就是很久之前,有个书生在山水间信笔作画,作完就把画留在山水之间,那画吸收山水之灵,成了个无名小仙”

本田菊在这边惊讶得嘴合不上  想不出什么来回复神仙  正在纠结之际  神仙又发来私信

-

“所以年轻人不要老羡慕当神仙的,神仙也要工作,要上各界出差”

-

“算了不说这些,我给你拍过去点手稿吧”

本田菊还没反应过来  两秒钟后  本田菊的聊天记录里就多出来了数张图片  都是神仙的手绘  本田菊高兴得差点没晕过去

-

“谢谢大大!!!”

-

“不用谢我,这算啥,人界之外都没WIFI没电源,想摸鱼只能手绘。发出去估计也没人看,干脆都发给你吧”

后来两人聊得挺开心  本田菊就说  大大我是个美术生  你帮我辅导辅导好不好啊  于是两人还约了见面  本田菊想  约个离神仙家近点的地方吧

-

“大大,你家住在哪里啊”

-
等到对方回复之后  本田菊又一次惊讶了

我的天这惊喜也太多了吧?!!

敢情神仙就住自己隔壁小区啊!!

于是本田菊一有空就去拜访神仙  他知道了神仙本名叫王耀  发现神仙没有想象中那么高冷  相反还稍微有点可爱  王耀梳一马尾辫  眉清目秀  本田菊觉得他长得真好看  就是感觉有点面熟  本田菊一开始还有点疑惑  后来一想人家可是神仙  画画又那么好看  说不定就在哪本书里插图有他呢  时间长了   本田菊自己觉得画得有进步  也开始在微博上发图  第一次发图的时候  刚发一秒钟就有人评论 
-

光耀千秋:神仙画画!

-

本田菊看了旁边的人一眼

-

Kiku 回复 光耀千秋:谢谢鼓励!

-

由于王耀在绘圈里还算有名  紧接着又有了好多人评论转发  让本田菊有了一种自己也是神仙的错觉

过年时候  房东告诉本田菊  这房子我不租了  让他提前找住处搬走

王耀说  那你搬到我家来吧

行李搬过去了之后  本田菊很惶恐:“那个,耀君,这样会不会很麻烦啊,而且房租……”

王耀看着他笑:“麻不麻烦你行李都搬过来了还说啥,至于房租就不用了,没事给我当当模特就行。”

本田菊受宠若惊  差点给王耀跪下了:“啊耀君你不会是我这辈子的贵人吧!”

“那是。嘛,这是上辈子我欠你的也说不定。”

对于王耀的大恩大德  本田菊还是心有不安  就打算把王耀的饮食起居都包下来  第二天   本田菊给王耀做了一天的饭  晚上的时候  王耀夹了根芹菜放到嘴里  说  唉  你这手艺还不如我哪  明天让你尝尝我做的什么样

后来本田菊在王耀家住了很长时间  长到刚来时还完全没有出现的大商场  现在已经装修完毕开始营业了  每天都是  做神仙的王耀就在家里等着做美术生的本田菊回来给他做饭  本田菊拿着最近画的画给王耀看然后被嘲笑  王耀发图的时候本田菊总嚷嚷着第一个转  王耀就看着他笑觉得这人真有意思  这样的日子就像流水账  很平淡但是很美好 

美好到  让本田菊觉得  这样的日子会一直这样下去

-

这天是王耀的生日

王耀的生日是十月一日  正好和国庆同天  用王耀的话说  神仙过生日  当然要全国人民一起庆祝七天  一大早王耀醒来就嚷嚷着要本田菊和他一起去附近的刚开的那个商场  为了给王耀庆祝生日  本田菊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两人在商场里买了不少东西  出来的时候两人一人拎一大袋零食  这个时候街道上车已经少了很多

走到十字路口的时候  本田菊不小心把塑料袋里的一瓶可乐弄掉了  可乐瓶子掉在地上  一直向前滚到了马路上

本田菊向前跑了几步去捡  “注意点车!”王耀在身后提醒他

然而  本田菊刚俯下身  刺耳的喇叭声就在耳边响起  一辆运货卡车正在向这边快速行驶过来

本田菊想往后退  但是身体不知为什么僵在了原地  货车的喇叭声越来越大  这个距离以这个速度的话刹车也来不及了

本田菊听到后面有人跑过来  然后拉住了他的手把他拉回了人行道  而自己却在路中央没来得及往后退

回到人行道的本田菊大喊着王耀的名字让他回来  但是已经没有时间了

王耀转过头  卡车已经迫近了眼前

最后的结局是本田菊拿着两大袋东西一个人站在人行道上

几乎是当场死亡  连到医院抢救的必要都没有  本田菊也惊讶自己连一滴眼泪也没掉  安安静静地去了医院然后安安静静地回来了  在重症监护室门前  本田菊看着亮起的灯  想着神仙的命也是这样一下子就没了么  回到王耀的房子  用今天买回来的东西做了一人份的晚餐  一个下午都没有说话  本田菊觉得声带都要凝固了  抬头看表  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半  本田菊在洗漱完毕之后  像往常一样回到房间睡觉

在黑暗中本田菊注视着天花板  这个城市即使在晚上也不是很安静  本田菊能听到汽车驶过略带潮湿的柏油路的声音 

这是本田菊来到这里后第一次夜不成眠

因为就算睁着眼睛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眼泪也会顺着眼角  一点一点地流下来

-

然而第二天  走到厨房的本田菊发现  本应该空无一物的餐桌上已经摆好了盘子和碗  本田菊记得昨晚收拾好了桌子  盘子里冒着热气的也不是昨天的晚餐

于是本田菊向门口望去  那里坐着一个人

王耀就坐在门口的鞋柜旁边  正用那双琥珀色的眼睛看着自己

本田菊先是又惊又喜  但想想这也不是什么意料之外的事  人家可是神仙  要是连起死回生都不会这神仙岂不是白当一回

但是  紧接着本田菊发现王耀根本不记得昨天的事情  疑惑的本田菊看了所有设备的日历  都显示今天是十月一日的时候  才反应过来  昨天的那些都是梦啊

于是本田菊又和王耀去了今天刚开业的商场  又买了好多东西  又拎了两大袋东西出来  这一天的事情和梦里的相似度让本田菊越来越不安  但是为了不扫兴他始终没有说出来  毕竟王耀就实实在在在他面前呢

直到那瓶可乐又一次滚落到地上

本田菊愣在原地  看着那瓶可乐向前一直到马路中央停住  内心的不安达到了顶点  脑中警铃大作  昨天的梦也许就要成真了  不对  那一切不是梦也说不定——

“愣着干嘛,也不知道捡起来。”

“算啦,我自己去捡。”

-

本田菊再次醒来的时候  拿起了枕边的手机  按下了锁屏键

上面显示今天是十月一日  星期六

-

本田菊又一次晚上回到房间  是一个人  本田菊很崩溃  他已经试过太多次了  改变返回的时间也好  走不同的路线也好  换回的都是同样的结局  本田菊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  想  算了  怎样都好  我只希望王耀能活下来

这天晚上  本田菊做了一个梦  梦见两个人站在自己面前  一个穿白衣服  一个穿黑衣服  手里拿着个PAD  像是在查资料  穿白衣服的对着PAD看了半天  皱着眉头说  真没有这人的生死记录

过了一会  他们好像才发现本田菊了  穿黑衣服的跟他说  你是那个画仙的朋友吧  告诉你一声  他不会活下来了

本田菊没听明白

穿黑衣服的看了本田菊一眼:就这么跟你说吧  你就是当年画出他的那个书生  画仙为了找你跑了几生几世  好不容易见到  结果在他生日那天你被车撞了  画仙不希望你死去  又给了自己一次机会  救了你自己却死了  所以你被困在这  也有他的原因

“那,请问,怎么才能让他活下来呢?”

“都说了活不下来了,按理说你救了他之后就可以出去,可那画仙随意修改命理,无数次在你面前死去也算是惩罚之一吧。”

“惩罚之一?那其他的惩罚是?”

“这我也不知道,连本尊的画作也会被焚毁也说不定。”

梦里的本田菊在二人面前站了一会

“那,怎样才能让他被罚得轻一些呢?”

-

本田菊又一次陪着王耀去了离家不远的那个大商场  走在货架之间的时候  本田菊看着因为兴奋而说个不停的王耀  觉得自己好像  有点喜欢上和王耀走在一起听他说话的感觉了 

拿着一大堆东西  一起从商场出来的时候  夕阳照到本田菊的脸上 

王先生 来 日本

*根据自身经历改编
*有参考
*ooc有一点
*果然我只有晚上才能好好写文啊【笑】

+++
在日本东京机场  王耀刚下飞机  要拿行李 过安检的时候  安检人员  用别扭的英文  对他说了些什么  王耀听不懂  只好乱笑来回应对方  排队的时候  前面几个欧巴桑  谈论着最近的天气  过了安检  有个年轻男生 拿着一支原子笔  询问  这是谁的  问的时候 向周围人鞠了好几躬

然后  王耀就看见本田菊了  他把头发剪短了一点   差不多到耳朵那里   看上去有点累但是很高兴  本田菊说 你是笨蛋吗 怎么这么慢

王耀没有订宾馆  直接住在本田菊家  坐公共汽车过去的时候  上来几个穿短裙的女生 坐在王耀旁边的那个 把外套脱了  本田菊在一边笑  又不想让王耀听见  笑声毛茸茸的 王耀问他  本田菊笑着  小声说  她在勾引你   日本女生就喜欢你这样  瘦瘦的  王耀说  去你的吧

王耀头一次像这样出国  他的旅游方式一般是  跟着旅行团走  等到导游说  才知道到的是什么地方  然后拍照  买很多东西  本田菊把这几天的行程安排的像旅行团一样  银座   东京塔  樱花  涩谷  迪士尼  还有挺多  王耀都没记住  其实他不是很在意这些  在本田菊家的时候  客厅开着窗户  本田菊坐在沙发上  他枕着本田菊的腿  看电视  特别悠哉  他那时候就在想  其实像这样一直窝着  就再好不过

那天他被本田菊领着  到处走  在附近的小店吃拉面  发现日本拉面的发音竟然和中国是一样的  吃章鱼小丸子和回转寿司  王耀觉得真是难吃死了  在银座顶楼往下看能看到整个城市的景色  进了百元店王耀语无伦次说了半天日语之后  才知道店员是中国人 

王耀听着本田菊说日语  听他用很多的语气词  一整天过去  累的半死  不过和本田菊在一起  他也挺高兴

回到家之后  本田菊拿出自己新买的抹茶和茶具  非常兴奋  非要教王耀怎么喝  本田菊今天特别高兴  王耀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这么多话  然后  说着说着  王耀就亲了他

本田菊脸红了  一直红到耳根  王耀就笑着说  你说太多话啦  第二天  王耀在皮箱的名牌上  发现了一行小字  用铅笔写的  猪  蹄  子

第二天的晚上  本田菊和王耀到饭店去吃饭  邻座有一个男生和一个女生  喝得挺多  于是他们也点酒  王耀记着自己好像是故意喝醉的  最后俩人都喝醉了  不知道怎么结账上了电车  两人都睡着了 都坐过站  被乘务员摇醒  说已经没有别的列车  深夜  找不到家  只好在路边订宾馆  二话不说地躺到床上  然后  王耀就都不记得了(。

是在樱花开的正好的时候来的上野  公园里大家在樱花中铺毯子  好像在野餐似的  和动画中的一样  由于是在春天  王耀只穿一件卫衣  也不感觉冷  拍了好多照片

也许愿  在许愿的时候  王耀很虔诚地想着  神明大人  我旁边的这个男孩  请一定让他幸福  哪怕是把我的幸运也分给他了也好  结果  上香的时候  香柱刚插上就倒了  王耀不知怎的当时难过得快要哭了  手伸进炉里面  被烫出了一个红条  本田菊心疼  一直吹  骂他  你傻啊  怎么这么犟

然后还是摇了签  吉  本田菊要给王耀解释  他没让

最后  本田菊来机场送他  过了安检之后  王耀告诉自己一定不要回头  可最后还是向后看了一眼  他看见本田菊一直站在那  紧紧咬着下唇  牙齿在嘴皮上留下浅浅的痕迹

本田菊  要  哭了

王耀觉得自己好想亲亲他  可是他们之间已经隔了太远了

回国之后  相机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  在日本拍的照片一张都没有了  不过  王耀一点也没有因此难过

因为这样  这一段回忆就好像只属于我们两个的了

我  和  ä½